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13337992129
 
  支吊架
  管架标准图
  烟风煤粉管道零部件
  一、部件
  二、锁气器
  三、方风门、圆风门
  四、补偿器
  风机进口风箱

 
失地农民成恐归族 没房没家只好在出租屋过年
发布日期:2011-1-26    点击次数:[523]

没有土地,没有房子,没有老伴,没有健康的身体,55岁的老周只有4万多元的欠债和一个托运行李的手拉车。2010年4月,他从富平县来到西安,2011年1月20日,他站在西安火车站的城墙外等候托运行李的旅客,2011年春节,他决定留在这里一个人过,他说:“去年一年没有挣下钱,回去会被人笑话的。”

人物:老周,男,失地农民,55岁原因:儿子结婚花了两万多,被别人打了治病花了两万多,这些都是债……

没有土地,没有房子,没有老伴,没有健康的身体,55岁的老周只有4万多元的欠债和一个托运行李的手拉车。2010年4月,他从富平县来到西安,2011年1月20日,他站在西安火车站的城墙外等候托运行李的旅客,2011年春节,他决定留在这里一个人过,他说:“去年一年没有挣下钱,回去会被人笑话的。”

火车站拉货挣钱,挣的钱不够交罚款

刚过完元旦,拖着受伤的胳膊,老周买了一个行李托运车,来到火车站附近揽活。

“警察不让拉货,看到就罚款,一次20块钱。”老周把记者拉到城墙根下说,在这里当行李搬运工只有十几天,他却已经被罚过两次,而自己每天靠运送行李赚来的钱有时还不够交罚款。

“把行李送到进站口,一次五六块钱,但拉货的人多,一天轮到我头上的也没有几个。”老周指了指火车站向西方向的小路,那里站着七八个和他一样等“活”的人,其中,还有两个三十岁左右的妇女。

去年清明节过后,寄住在亲戚家的老周离开了生活几十年的故乡——富平县,来到西安,“先是在一家公司里面熬胶,做隔墙板,月赚1000元左右,后在西郊一个工地干活,月赚1300元左右。”

去年12月,正在工地里搬钢筋的老周不小心拉伤了左胳膊,老周花了120元进行针灸治疗,他骄傲地说钱都是自己掏的,没有问同在西安打工的儿子要。

“儿子今年26岁,在炭市街的一家饭馆里面打工,虽然一个月赚的比我多点,但是,我们家里还有四万多块的债要还,儿子还帮我交房租,我怎好意思让儿子给我看病?”老周租住在北郊一个城中村,月租金90元,他一个人住。

看着“回家真好”几个字,他说没挣到钱怎好意思回去

老周回忆起了这四万多块债务的来历。

2009年春节,老周用东拼西凑来的两万块钱给儿子办了婚礼,家里没有房,儿子的新房就安在了自己弟弟家。今年春天,儿子随着他一起来到西安打工,不久前的一天,在搭乘611路公交车时与人发生冲突,被四个人围殴打坏了眼睛。老周说,为了给儿子看眼睛,他又背了两万多块钱的债。

因为快到春节,回家的人多了起来,老周决定在火车站跟前多待几天,“虽然有警察抓,但是逮空还是能揽到活,最少一天自己的饭钱能挣下。”离他不远的地方,城墙上竖着四个大字“回家真好”,老周看着那几个字苦笑了一下:“我也想回去,但是路费贵不说,去年没挣到钱怎么好意思回去,今年过年让儿子和儿媳妇回去,我就一个人待在西安吧。”

在富平老家,老周还有几个兄弟姐妹,他说,背了一身债的自己不知该如何面对亲朋邻里,“我不可能向每一个人解释我受伤和儿子被打的事情,说到底是自己没本事,儿子回去也是去还债。”

一个人过春节,老周这样打算的:大年三十休息一天,如果有饭馆开门,就去买顿饺子吃,如果没有,就自己做点吃的。“估计初一初二也没活,只有等到初三了,到时我胳膊能好一些,就去张家堡的劳动力市场找零工活,找些轻活,估计一天能拿六七十块钱。”

不回家并不代表家不重要,但没有房子哪里能有家?

谈到什么是家的时候,老周沉默许久后说:“我过年不回家并不代表家对我来说不重要,但是,没有房子,哪里能有家呢?”

老周的儿子2岁的时候,他们兄弟姐妹们就分了家,老周没有分到一间房子,也没有地,“媳妇嫌没地方住,日子也苦,就跟我离婚了。”离婚后,老周一人把儿子拉扯大,这些年也想过再娶,但是,没有房子,媳妇住哪里呢?就这样,他慢慢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老周称,现在最大的念想就是等孙子出生,然后能在富平老家买地盖房子,一家人住在一起。

“现在要想盖个房子最少得十到十二万。”老周称,以这个标准计算,自己和儿子打一辈子工都实现不了。“等年过了,想办法借些钱帮儿子开个饭馆,自己做生意总比给别人打工挣钱快些,我再多到工地上去找些零工干,多少也能攒一些钱下来。”

当然,他也想过在西安买房,一家四口在这里安家,但他认为那是更难实现的奢望:“听说西安的房子现在一套都要三十多万呢,还是回家盖房划算。”老周不知道,根据西安市现在的平均房价计算,三十万,只能买40多平米,根本不够他们一家住。

那么这个有房有家的愿望什么时候才能实现?老周给出的答案是:“最少得再过五六年!”而那个时候,他已经60岁了,正是企事业单位里男性职工退休的年龄。

没有土地,没有房子,没有老伴,没有健康的身体,55岁的老周只有4万多元的欠债和一个托运行李的手拉车。2010年4月,他从富平县来到西安,2011年1月20日,他站在西安火车站的城墙外等候托运行李的旅客,2011年春节,他决定留在这里一个人过,他说:“去年一年没有挣下钱,回去会被人笑话的。”

■跟评

失地农民,是否你真的一无所有?

一个老周的背后,有成千上万个失去土地又没有技能的农民,他们被城市化的浪潮席卷着离开了故乡,来到车水马龙的都市,有了一个新名字——农民工。

在都市,他们工作难、住房难、生存难,连他们的后代想要通过教育改变命运都很难,农民工子女入学问题已成为中国社会的重大问题之一。

在张家堡劳动力市场,23岁的蓝田人小胡曾这么说:“我家三口人,只有九分地,全部种麦子,一年五百斤,按一斤一块钱卖,除去肥料钱,落下四百元,还不够人情钱。”小胡也是众多选择不回家留在西安干活的农民工之一。

即便是那些勒紧裤带,咬紧牙关要回家过年的农民工,他们手中紧握的火车票,也只是站票一张,几十个小时的旅程,他们带的干粮,也不过是几块干馍和一瓶山寨版矿泉水,顶多再加根最便宜的火腿肠。在高档酒店团年饭预定火爆的同时,是否有人想过这些什么都没有的人?

   
 
CopryRight @ 2010-2011 射阳县天隆电力配件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返回首页公司简介新闻中心产品展示服务承诺技术支持人才招聘在线留言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方风门 盐城风门 江苏方风门
本公司专业为客户提供 风门方风门圆风门铸件风门弹簧支吊架、管道石化配件、减震装置等优质设备
电话:0515-82376129 传真:0515-82376129 手机:(0)13337992129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 重庆快乐十分 上海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